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发言人 > 警务要闻

这2个月里,他在沙漠里经历了人生中的许多个第一次

作者(来源):黎小雨 发布时间:2018-07-10 浏览数:929

7月1日,台州29名赴疆特警结束了为期两个月的实战训练,我局赴疆实训特警任典蓬凯旋归来。大家是不是很好奇他们经历了什么呢?今天,就让笔者通过采访任典蓬来揭秘这群台州特警的新疆之旅吧!

在会客室里,笔者迎来了一个皮肤略黑的青年男子,他就是任典蓬,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待他坐下后,我开始了这次的采访:

笔者:你好,感觉怎么样?已经适应这边的时差了吗?

任典蓬:还好,回家真好,哈哈。

笔者:说起来,你刚到新疆时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任典蓬:这次赴疆实训,我们与阿克苏特警同吃同住,绝不搞特殊化。由于时差、饮食、气候等差异,我们遇到了不少难关。阿克苏饮食又偏油腻、辛辣,空气还干燥,白天长晚上短,我们前半个月里,晚上咳的睡不着,眼睛一闭一睁天就亮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吐痰,里面都夹着血丝。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我们很快适应并迅速投入勤务中了。

笔者:那你觉得日常训练与这边有什么区别吗?看你都晒黑几度了。

任典蓬:阿克苏特警更注重的是实战训练,而且他们实战经验丰富,训练方法也是从实战中总结出来的,这就是我们平时训练所欠缺的东西,也是此行学习的主要方面。

沙漠拉练是我们到疆后的第一节训练课,大家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沙漠,但是经过十公里的徒步后,大家都是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来的,七八十度的地表温度使得每个队员的脚上都冒出来血泡,真的是笑着进去哭着出来啊。还有就是连续在戈壁滩上进行的空地一体化演练,虽然我们从头裹到脚,但还是晒成这样了,再说就餐,一阵风吹来,嘴里碗里都是沙,而且没地方躲,咬起来那沙沙声,酸爽无比啊。

笔者:你在那边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事吗?

任典蓬:有的,一次是执勤时,看到一个老人提着水桶拿着一根笔在地上写字,正准备走,我看到后马上拿出手机,邀请他再写几个字,然后他在地上写下“人民卫士辛苦了”几个字,当时挺有感触的。第二次是我们自发到农村农户家里走访,在路上碰到两个小孩,本想找他们合影,结果一个小孩看到我们害羞了,结果就留下了这张光着屁股的照片。

笔者:嗯,最好的回报也许就是群众的微笑吧,那有没有什么事让你印象深刻并且备受感动的?

任典蓬: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组织对我的关怀,在疆期间我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那一天,我收到许多领导和同事的祝福,局长程凌杰还写了一份生日贺卡给我,之后在新疆考察时程局又特地来询问我的近况。

还有我出征时大家为我送行,回来时大家一同迎接等等,这些举动,让我感到了家庭般得温暖,真的感谢组织为我做的点点滴滴。

笔者:现在你回来了,有没有觉得不习惯,或者有些不舍?

任典蓬:不舍肯定是有的,在那里我和台州特警还有阿克苏特警同吃同住同工同勤2个月,彼此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有汉族人和维吾尔族人,有男有女,有屡立战功的老同志,也有初入警队的新兄弟……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在这边有更多的兄弟姐妹,相信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信息能为我今后的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笔者:通过这次实训,你最想和大家说些什么?

任典蓬:经过两个月时间的交流,我觉得自己对“国家安危,公安系于一半”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对特警的“五特”精神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作为公安机关的尖刀力量,特警始终冲在反恐防暴的最前线,是打击暴恐的最有力武器,如若这支队伍政治意识淡薄、忠诚意识淡化,那将毫无战斗力,后果不堪设想。我心中已燃起了一团熊熊烈火,我愿为此奉献我的青春。

两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现在这次新疆之旅已经结束了,任典蓬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回味着这一切,此时他的心中燃着一簇奇异的火苗,他能做些什么,要去做些什么,一边想他一边对这两个月实训工作做起总结……

此次实训时间虽短,但这对任典蓬来说确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它将在他的从警生涯里画上一笔抹不去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