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化

【随笔】坏天气 好心情

小时候,不可理喻地喜欢上坏天气,暴雨、冰雹、霜冻,都会让我特别兴奋。

暴雨来了,屋后的那条小溪,平时浅浅的溪水涨成波涛汹涌的大河,尽管风雨交加,但我们都会相约去看洪水。或撑起一把油纸伞,或戴上斗笠,穿上蓑衣,来到溪边,兴致勃勃地看滔滔洪水奔腾而下,像千军万马,怒吼着、咆哮着,一浪高过一浪。有时,洪水上面会漂浮着几块木板;有时,会带来几根硕大的树枝;有时,甚至会飘过一群从水库中被冲走的大鱼。年少的我们,看到这些,并不会联想到洪水对家园带来的破坏,只感觉新奇、刺激。

暴雨来了,天井里积满了水,小伙伴们别提有多高兴了。那一洼水就是我们欢乐的天堂,或折几只纸船,放进水里比赛;或脱掉鞋子,快乐地在天井里踩来踩去,踩出一朵朵水花,踩湿一条条裤子;或舀起一捧水,往对方身上乱泼,直至泼得个个脸上挂水珠,全身湿透也不罢休,被大人看到,免不了一顿臭骂,但下次还是照玩不误。

下冰雹了,大大小小的冰雹哗啦啦从天而降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铺满了老屋的天井、石埕。有的小如豆子,有的像玻璃弹珠,有的大如鸡蛋,全然不顾砸在头上的生痛,冲出去捡起来,看它在手心化了,冰凉的感觉直透心底。

秋风起,白露至,清晨推开窗户,田野里白茫茫的一片,一阵凉意。这纯净的世界,就是调皮惯了的我也不忍去破坏它,哪怕是踩一个脚印都不忍心。下雪天,更是莫名的兴奋,几年就这么一次,该怎么疯就怎么疯。

长大了才明白,自然界有艳阳高照,更有暴风骤雨,我们要用小时候对待坏天气的好心情,笑对生活中的每一次挫折,才能享受得起晴空万里,更经受得起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