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化

【身边的故事】能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好民警

——记台州强制隔离戒毒所医务科长王兆能

在我17年的工作时间中,有16年的军旅生涯。在离开部队之后,我的眼前时常会浮现以前军营的点点滴滴。但有一个场面,每每想起,我总会为之动容。每年的12月26日前后,老兵离队当天,起床号响起,部队集合出操,总有几个即将退伍的战士,穿着卸掉领花和帽徽的军装,和我们一起出最后一次队列,或者打扫最后一次卫生,或者参加最后一次体能训练,仿佛如之前的无数个清晨,丝毫看不出一丝即将离岗带来的懈怠。不熟悉部队的人,觉得这种人只可能出现在电视剧中,但我告诉你们,他们普普通通,却真实的活在我的身边。

如今我在警队,身边仍然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兢兢业业,坚守原则,有一生择一事的工匠精神,干一行,爱一行,在我工作的台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医务科长王兆能就是这么一位具有“站好最后一班岗”情怀的好民警。

我们都叫他“王原则”

刚和老王接触的人,都会觉得他工作的时候,有点咄咄逼人。比如,在值班的时候,看到我们管教民警工作上存在不足,总会指点一二。所以我和他一起值班,心理充满敬畏,生怕出什么错,被他指点一二。相处时间稍久,你会发现只要是有关医务的事情,比如看病查房时,面对一脸疑惑的学员,收戒时,对收与不收一脸茫然的民警,他都有十分清晰和肯定的判断,没有半点含糊,最后总要加上一句,“有什么事情我负责!”。

去年记不清哪份文件提到对戒毒人员要应收尽收,从此“应收尽收”就成了他的口头禅。此后,所里有几次开会,讨论监区的安全风险,有人对老王的“应收尽收”,提出了不同意见。老王每次都摆出医疗专业知识,争锋相对,据理力争,毫不相让,从此“王原则”的外号不胫而走。我们就都叫他“王原则”。

“王原则”有时候也不讲原则 

一天我碰巧和老王一起值班。收了一个吸毒人员,身体没问题,但是办案单位的文书错的离谱了,本来缺个什么《代为执行行政拘留通知书》或者《吸毒被拘留人员在所表现鉴定表》什么的,我都会给盖执行回执专用章,让办案民警补齐文书,下次让别人带过来就好了。但是这次,《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的戒毒时间竟然开出了两年零一个月。这种主要文书的主要错误,我是断然不会给盖章的。

办案单位好说歹说,我就是不给盖,准备给开个暂押单,打发走人。这时,老王说话了,“你给他盖章吧!出了事情我负责!他们从玉环赶过来送人,不容易!”。命令式的口气,让我一脸尴尬,办案单位的民警,眉头反倒一下子舒展开了,笑盈盈的看着我,把文书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感到脊背阵阵发凉,“老王啊!老王啊!你胳膊肘怎么能往外拐呢!”我心里嘀咕着,“你讲你的原则,就不允许我讲我的原则么!”。我磨叽了一会,最后只能乖乖的“就范”,留下了民警的号码,再三嘱咐要尽快补齐文书,第一时间寄过来。民警走后,“王原则”还语重心长的叮嘱我,“办案单位不容易,一大早大老远的过来送人,文书上的一点小错误,就不要计较了,文书也应该应收尽收嘛”。

“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年初,局里中层领导调整,老王各项条件都非常符合,就是年龄偏大,所里开会,多次反复提到,老王工作兢兢业业,专业精湛,所里也需要一位懂得医务的副所长。所里极力向上级推荐老王,无奈老王年龄偏大。组织上肯定了老王转业戒毒所十几年的工作,但没有把他列为考察对象。大家都为他失去了这么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当领导的机会深深感到惋惜。但是老王却把这件事看的很淡,依然和往常一样,忙于给学员看病,忙于疾病筛查,忙于收戒诊断,忙于……

部队有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是并不是每一名士兵都能成为将军,也不是每一名士兵都要成为将军。士兵有士兵的价值,士兵有士兵的使命,但是士兵和将军一样,都有为国为民的情怀。

3月7日,老王唯一的女儿结婚了,女婿是武警部队的一名中队教导员,婚礼上,老王的许多老战友都来了,他们中,有以前部队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现在市某局的副局长、市某委员会的副主任,都是副处级领导,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们和老王是曾经一个战壕里的兄弟,这点比什么都重要。看着老王在女儿婚礼上微醺的样子,脸上泛着幸福的笑容,比当什么领导都开心,这让我突然想起了戚继光的一句诗: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人物档案:王兆能,台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医务科民警, 2004年,台州市武警支队军医转业,技术9级,2006年开始担任医务科科长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