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化

【随笔】无声之花

海伦凯勒曾经讲过一句话:“如果有来生,可以让我选择一项残疾,我会选择做盲人。因为看不见是人与物的隔阂,而听不见却是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手语,就是架起无声世界与有声世界的桥梁。

对于手语,我最初也是最深的印象,是老家的一个凉粉摊,店主一家都是聋哑人,小时候路过就能看到他们一家人不停比划着“说话”,安静的摊位和喧闹的夜市仿佛格格不入。但是十几年过去了我现在仍能记得当时的场景带给我的震撼,也在我心里种下了对这门特殊语言好奇的种子。

很有幸,这次在机缘巧合之下参加了市残联举办的为期一周的中国手语培训班,终于让我学习到了这门独特的语言,有了能够踏足无声世界的门票。

通过几天的学习,我知道了手语的基础“发声”原理,它具有表情、表音、表形、表意等特征,这意味着不仅仅是手势打得好就行,你需要同时调动表情、配合嘴型。一周的学习进度很快,需要把一整本书学完,好奇心带我入门,但随着课程的深入,保证学习速度的同时难度也 不断加大,经常是学了后面忘了前面。但是责任心驱使我坚持下去,,为了巩固当天所学,每天晚上我都在两个孩子睡着后继续练习。功夫不负苦练,在上台演练之后得到了老师的肯定,说我的手势打得标准、干净有力。

一周时间说慢也快,培训课程很快就结束了。整理一周的学习心得,我想起手语老师龚琼洁说的一句话:手语是唯一一门让全世界都可以无障碍交流的语言,但是会使用的人太少了。目前,全浙江有近100万的聋哑人,手语的不普及使得这个群体的人好像隔离在主流社会之外。作为一个健全人,我无法真正体会聋哑人所感受到的痛苦和不便,但是我愿意以一己之力为社会增添一点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