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化

【随笔】不二情书

“小妞电影”一直是心头好,于是又N刷了这部《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相比于第一部的“他不会带我去坐游艇吃法餐,却会跑好几条街为我买最爱的豆浆油条”,这一沓情书似乎更有分量。

有写向死而生绝处逢生的执念,有微时结缡相携到老的温情,有异乡为客运骨还乡的寂寥等等,它只是借着爱情片的壳,放进了大量世间的拾起和放下,当然,直击少女心的,依旧是那“触不到的恋人”、“柏拉图式的爱恋”和“云中谁寄锦书来”的忐忑。书信带来了时间和距离上的发酵,就像影片里汤唯饰演的娇爷所说的:“信是远方的眼睛,懂你的人自会看透你的心。”

一个是down到谷底的赌场乱混女,一个是患有亲密恐惧症的职业买卖人,貌似一场向左走向右走的缘分考验,让这样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用书信的方式去展露每一个困境中的自我,还用了如此之多唇齿留香的诗词,却半点也不矫情,甚至让我们得到了堪比岩井俊二《情书》的动容。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个满身烟火气的人怎么就谈不了一段香菇菜心般的纯爱?或许,每个人都要经历那些“过尽千帆皆不是”,才会迎来那个对的人,而一旦笃定,便会孤注一掷,绕过大半个地球也会相遇。结尾处小虾和教授的重逢,恰应了那句“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更像是对观众的抚慰,这看透的人生和爱情,是否有现世所期的结果?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来,干了这碗叫“不二情书”的心灵鸡汤or心灵毒药!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慢到一生的时间,只足够等来一个人的来信,爱上一个人的灵魂。Hand made的一纸华笺,听上去像个蒙尘的老古董,一字一顿,一语一噎,书写时羼入了悲喜,或欢畅,或怨怼,或企盼,红袖添香,鸿雁以期。千里之外,望断天涯路等来的,是一封封墨香盈盈的“鱼雁”、“尺素”,然后其间的每个字都被蚕食鲸吞般消化,低吟浅诵,百般摩挲,从指尖到心头,人间烟火,最是慰藉。

信不在长,至情则深,至理则贵,而“莫讶相如献赋迟,锦书谁道泪沾衣” 的热望思辨,“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的怅然若失,许是如今这“微信微博,光速即达;飞机高铁,一日三乘”的E时代再无法体会的。一味奉快捷主义为圭臬,早已荒芜了心灵陌野的葳蕤如诗,遑论见字如见人,拥书如拥身,仿佛走心,反而成了异类。

王家卫导演的经典电影《东邪西毒》,有一个浪漫的英文名——《时间的灰烬》,曾一度痴迷于电影的寂寞、绝情以及这个英文名的朦胧不可知,然而,若我们保存着很多手写信,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在安静的角落里,我们找到了它们,慢慢地阅读,那么,我们所度过的每一秒钟,就是时间的灰烬。不二情书,唯一选择,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To walk in such a palace with you,等待,在一个叫做“查令十字街84号”的地方,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