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化

【随笔】记第一次出差

【随笔】记第一次出差

温岭牧屿警务区  杨媛霄

 


出于各种原因,身为通讯报道员的我有了一次出差押回犯罪嫌疑人的体验。

4月13日12时53分,周四,正欲午睡,窗口兼内勤民警吴雨欣突然敲门,问是否愿意出差去福建省福安市押回一女性犯罪嫌疑人。

别人都说出差很辛苦,但不知者无“畏”,我向来羡慕出差,觉得可以去远方体验不同的风土人情,于是欣然接受。(事实证明风土只能在车上隔着玻璃欣赏,人情只能在紧张的吃饭时间感受。)

接下任务后,便再无睡意,躺着也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嫌疑人是做什么的?会不会中途有人来“劫人”?会不会逃脱?会不会发生冲突?出差到省外,我应该带上什么东西?手上还没做完的工作应该交代给谁?

然而箭在弦上,多“思”无益,18时许,我们坐上开往福安的动车,同行的还有大队长周建华。路上,我才了解到犯罪嫌疑人是一名贩毒兼卖淫的35岁女性。贩毒诶!会不会特别狡诈?卖淫诶!会不会有媚术?

行车的两个小时,吴雨欣一直与窗口同事视频,又时不时和其他同事电话,急迫地解决着各项突发事件。

20时10分,抵达福安,一下车才发现福安正是雷雨交加的天气,而火车站距离酒店竟有40公里之远。躲在出站口,发现火车站已下班工作人员正在关门,而出租车、公交车,包括“黑车”都已不见踪影。天无绝人之路,吴雨欣在网上打了车, 22时许,终于来到酒店。

又是一夜无眠,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

14日8时30分许,到达福安市城南派出所,交接各项材料。

11时20分许,车程1个小时来到宁德市看守所,才见到此行的目的人物——陈某,一个瘦瘦小小面容精致的女子,吴雨欣给她戴上手铐,我们又坐上城南所的车子马不停蹄赶往火车站。

车上,城南所民警递给陈某鞋子,并用方言交谈着,陈某也相当配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有一瞬间,觉得陈某与我们不像是犯人和警察的关系,更像是一起出游归来的朋友。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用衣物在陈某手上绑了几个蝴蝶结,遮挡住手铐,这下倒更像是一起游玩的朋友了。

随后吴雨欣在火车站办理证明、取票,我一直站在陈某右后方,脑中预演着如果她逃跑该怎么追,警惕着周围一切可疑人员,当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见陈某一直手拿着鞋子有点吃力,吴雨欣给大家买了水,并将放水的袋子递给陈某放鞋子;怕陈某喝水不方便,吴雨欣时不时询问她要不要喝水;我帮陈某扎了个马尾辫;大队长给陈某买了一些食物填肚子……

13时许,我们踏上了归程。陈某的座位和我们是分开的,这可怎么办?难道网上的段子会真实发生?(段子:一男坐火车,有人过来想换座,男子不肯,结果换座的人出示警官证并将旁人的手铐显示给他看:“执行公务,希望您配合一下”)令我“失望”的是——原座位的人只是看了看车票,很乐意地换了座。

21个小时,从温岭到福安再回温岭,短暂的“出差”圆满完成,陈某被其他同事接手,吴雨欣和大队长也回到岗位继续忙碌着。

此次行动,不像电视中那样有着许多曲折对抗上演着生离死别,一切按着程序走,波澜不惊,却处处彰显着人性化与互相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