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界英豪

林新龙:我活在人间,却时常在地狱行走

林新龙,男,1985年11月出生,2009年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现为临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民警。自2011年开始从事重案侦查以来,共参与全市近两百起恶性案件侦破工作,其中主办命案20余起,其他恶性案件50余起。曾被评为台州市公安系统“侦查破案能手”,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嘉奖多次。

地狱有没有

林新龙不知道

如果真的有地狱,那地狱的场景应该就是命案现场的样子。临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民警林新龙和他的搭档们,从来不吃猪脑。他们曾经见过一个受害人的脑袋被凶手砸烂,粉嫩色的脑浆散落一地。几只野狗贪婪地围了过来,怎么赶都赶不走。从此他们只要是见到餐桌上出现猪脑,胃里就泛起酸水。

2015年12月,山东大地银装素裹,北风像刀子一样刮过,生生地割在林新龙干裂的嘴唇上。刑警们包围了一家出租房。林新龙上前把耳朵贴在冰冷的铁门上,屏住呼吸,仔细倾听房间里的动静。天地无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门那头竟然传来一阵粗重的喘息声,那种中年肥胖男人特有因紧张而提不上气的踹息。林新龙内心闪过一丝兴奋,快感蔓延到全身每一寸皮肤。他双手握抢,右手大拇指轻轻地打开了保险。“赖某某,我知道你就在里面!限你一分钟内开门投降!否则我们破门,打爆你的狗头!”林新龙喉咙里迸发出狮子般的怒吼,吼声在清冽的空气中回荡。附近的租户们,血管为之缩紧。

沉默了半分钟,门“哐当”一声开了。赖某双手抱头,跪倒在地,浑身瘫软得像果冻一样无法行走。而就在当年的9月份,在临海某十字路口,赖某手持一把剔骨刀,狰狞地站在耀眼的阳光下,像发了狂的野兽,把受害人活活捅死。捅了12刀后,他摸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那一天,正好是林新龙女儿满月。

家中宾客满堂,林新龙抱着女儿,脸上笑开了花。突然,手机响了。林新龙只是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笑容就凝固了。5分钟后,他深深地亲了一口襁褓中的女儿,安慰了一下妻子,默默地踏上了北上追凶之路。作为案件主办人,他和同事们对赖某的关系人进行逐一排摸后,走遍了安徽、河南、江苏、内蒙古、山东等10多个省市追捕,一去就是3个月。

漫漫追凶路

留下的不仅仅是艰辛,还有命悬一线的冒险。内蒙的冬天异常寒冷,当地气温零下20多度,条条大路结冰,仅一条车道可通,旁边就是悬崖峭壁。60公里的公路,林新龙提心吊胆开了10多个小时。每一米都像是在百米高空上走钢索,稍不小心就会跌个粉身碎骨。

线索找到又断了,断了又找,如此反复,让林新龙备受煎熬。等待破案的时间久了,受害人家属不耐烦、不理解、甚至迁怒于办案民警,让林新龙有苦无处诉。领导的期待,让林新龙的精神时时刻刻如绷紧的弦一样紧张到极点。

12月15日,林新龙和同事们在河南得到可靠线索,嫌犯极有可能在山东威海。他和同事们连夜驱车十几个小时到了山东,经过艰苦卓绝的排查,终于在12月17日,将嫌犯赖某抓获在一个出租房内。

当林新龙兴奋地向家人报喜时,他才得知5岁的儿子正在发烧,才4个月大的女儿因为缺乏照管而得了肺炎正在住院。而之前,怕他分心,家人总是在电话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好!”

他心如刀绞,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间,恨不能马上飞到孩子们身边。但是回来还得马上组织审讯、固定证据和提请逮捕。作为案件主办人,他根本没法停一停、歇一歇。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

是你眼睁睁看着他们受罪

却无能为力

林新龙长得虎背熊腰,一双圆彪彪的大眼睛时刻闪烁着捕猎者的神光。他不怕千里追凶,不怕与凶残的嫌疑人殊死搏斗,他最怕的是遇到涉及未成年人的恶性案件。

2015年的一个秋天,一个妇女突然来找林新龙。她脸色苍白,眼神空洞,走起路来肩膀都在颤抖,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站在林新龙的办公室门口,她就像一团灰色的影子,毫无生气对林新龙说:“林警官,谢谢你为我女儿讨回公道。今天找你是来为我女儿办火化手续。她才15岁啊,我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她闭着眼睛,浑身剧烈颤抖,捂住嘴巴想哭却哭不出来,眼泪早已流干了。林新龙吃了一惊,眼前这妇女,竟然就是前阵子侦破的那件未成年人杀人案的受害人母亲。短短3个月,她仿佛苍老了十多岁。

三个月前的某一天,这位母亲的女儿突然失踪了。找了很多地方后,最后竟在家中的橱柜里找到女儿的尸体。女儿是被人活活掐死的,死的时候双目圆睁。女孩品学皆优,为人温和,谁也无法相信她会遭此杀身横祸。

林新龙负责侦办此案,心里是极度痛苦的。经过对现场深入分析后,他认为极有可能是熟人做案。他对关系人一个个排查过去,最后来到一个15岁少年家。少年是她的同学,当时正在家中练习踢沙袋。看到林新龙上门,少年不慌不忙,冷静地回答他提出的各种问题。乍一看,少年好像无作案动机,跟死者无矛盾纠纷,也有不在场的证据。但是林新龙还是细心地发现他的膝盖表皮有轻微的擦伤。经过微量物证鉴定比对,基本可以确定案发时他就在作案现场。

在铁的证据面前,凶手竟然笑着说:你们都不要问了,我慢慢讲给你们听。他开始像讲别人的故事一样讲起他的杀人经过。他杀这个女孩,不是因为她对他不好,而是因为她对他实在太好。凶手的家庭不幸福,为人寡合。同学当中,也只有她才把凶手当作是真正的朋友。每逢过生日,她都首先想到去邀请他。凶手极度渴望成功,渴望出人头地,他的理想就是去打黑市拳赚钱。他认为要想成为拳坛的霸主,首先必须冷酷、绝情。为了变成所谓的成功人士,他准备去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他开始想到杀自己的母亲和外婆,因为她们最爱他。多次找机会想下手,但是却不成功。最后他想到这个对他最好的女同学。那天中午,他偷偷地潜入女同学的卧室,不顾她的苦苦哀求,丧心病狂地把她掐死在床上。女孩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但他始终心硬如铁,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她!我的人生就开始转机。

在整个讯问过程中,因为涉及未成年人权利,凶手的母亲全程旁听审讯。她难以置信,儿子竟然会凶残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她多次失声尖叫,冲上去要扇儿子的耳光。

林新龙的背脊冷汗淋淋。案子虽然破了,但他一点都没有成就感。相反,他的内心沉甸甸的,像一块石头压在那里,好多天都走不出那梦魇般的阴影。到底是什么让一个有着天使面孔的孩子,藏着一颗魔鬼的心。他很想跟凶手的母亲一样,冲上去打他一顿。但是身为执法者,他只能极度克制自己的情绪。在浓黑的深夜,他点亮一支烟,烟火照亮了他痛苦的脸庞。反复思索以后,他的内心逐渐明亮起来。他下定一个决心,他不能只做一名会开枪、会破案的好刑警,他还要尽自己的努力把光明带给那些灵魂被黑暗蒙蔽,或者心灵被暴力侵蚀的未成年人。

小Y的眼睛乌黑,看到人就低下头,腼腆地笑着,瘦削的双肩背着一个粉红色的小书包。她张开双臂比划着:“如果我妈妈的爱有那么多,我只要能分到那么一丁点就够了。”在场的人听了,无不心碎。林新龙看着这个不幸的孩子,默默下定决心要帮助她。

小Y是爸妈的非婚生女,今年11岁。两岁的时候,爸妈就分开了,她一直随爸爸生活。她爸爸没有工作,生活上长期的不如意让他对世界充满悲观和怨恨,他经常酗酒,打骂女儿,常常几天几夜烂醉在床,也不管女儿的死活。爸爸有个朋友,看起来很斯文,也很有文化,小Y没饭吃的时候,他有时会带她吃饭。

出事那天,她爸爸又喝醉酒了一直骂她。她只好带着一个没有电话卡的手机跑到爸爸那个朋友家蹭网打发时间。谁知道那个禽兽连孩子都不放过。

林新龙亲手抓到了案犯。这个斯文败类身穿唐装,道貌岸然,他被拷在审讯室的椅子上,闭口不谈自己的犯罪事实,却高谈阔论仁义道德,瞪着眼睛“义正辞严”地呵斥林新龙,说没有证据谁都不能拿他怎样。从始至终,他没有一丝的悔过。

面对如此厚颜无耻的犯罪嫌疑人,林新龙愤怒了。最终,他用无可辩驳的铁证把他送进了班房。从刑警的职责来说,林新龙已经完美完成了他的使命。然而,他的内心始终难以回避孩子那双无辜而忧伤的眼神,一想到孩子要经常为躲避爸爸的打骂而流落街头,就无比揪心。他说办这个案子,他首先想到自己是个父亲,然后再是个刑警。案件告一段落后,他主动要求去帮助小女孩。在大队领导的支持下,他和副教导员周玲琴跑遍了妇联、关工委、民政局、学校等有关部门,既出钱又出力,帮助小女孩落实困难救助,还联系了心理医生帮孩子做心理干预。他最担心的是孩子没人引导,走了歪道。

小Y的家实在不像个家。推开门,感觉连空气都是浑浊的,各种酸腐的气味让人一阵阵头晕恶心。几只瘦骨嶙峋的小狗卷曲的毛成片成片地贴在皮肤上,从来没有洗过的样子。厨房遍地是狗屎,桌椅上到处堆满了长满毛的餐具。

多年的非人生活,让小Y对爸爸又怕又恨,她做梦都想回到妈妈身边生活。可是爸爸说妈妈是世界上最坏的女人,绝对不可能让他毁了自己的女儿。他没有意识到的是,正是他跟孩子长年累月的对立和不恰当的管教,一步步把她推向了悬崖。对此,他从未反思,反而责怪小Y出了这样的事,害他没脸做人。

林新龙他们多次跑到小Y家做他爸爸工作。孩子的爸爸坐在狗笼旁,惊慌失措地为自己的失责争辩着,讲两句就心虚地往地上吐口痰。林新龙严肃地说: “我今天过来不是跟你商量的,而是给你提要求。你必须履行监护人的义务,必须好好给她做一日三餐,不许你再打骂孩子。”

孩子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林新龙督促她爸爸马上给她收拾出一个独立的空间。女孩心里有波动,他和周玲琴等同事马上抽出时间跑过去找她谈话,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孩子的成长。孩子说谎了,他忧心不已。孩子有一点点进步,他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取得进步一样,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这孩子到底跟你们什么关系啊,为她的事你这么上心?”有些人听到林新龙和周玲琴三番两次商量孩子的事,很是疑惑。其实,多年以来的从警经历让林新龙心里十分清楚,很多犯罪嫌疑人走上不归路,回过头看看,他们的童年或多或少都有阴影。他真的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孩子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她无从选择,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她在灰暗的人生中看到一丝阳光,努力向上地活着!

林新龙在努力着

即使只看到一分的希望

也要做一万分的努力

林新龙是个经常在“地狱”行走的骑士

直面黑暗

内心却充满阳光

他用他的实际行动横扫人性的丑恶

也给困境中的人带来无限的温暖

这大概就是刑警最大的意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