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学

【身边的故事】我的同事高南兄弟

“大人,这是为何?”敢于提问的人势必是积极进取、热爱生活之人,何况,有人还以此作为网名。他就是我的同事,高南兄弟。说起来,也是个半传奇的人物,五年法医学本科毕业,当了片警,擅长写作。

高南兄弟其实并不姓高,中文全名郑高南,但是辖区的群众总爱叫他“小高警官”,来找他的老百姓经常会问“小高在不在”,“我找高警官”,而高南也并不纠正,而是欣然接受这一称呼。虽然共事多年,但在潜意识里我也以为郑高南同志是姓高的。

如果你看到过高南写的文章,一定觉得他文笔不错吧,而且对待一些社会问题也很有自己独到的见地,想必是个拥有三寸不烂之舌,出口成章,能说惯道之人。那么,你就错了,所有认识高南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低调到要化作一缕空气的人,平时不爱多言,尤其是在领导面前,跟领导对话总像“被谈话”似的。然而在他平静的外表下蕴藏着一个“躁动”的心,他的内心世界极其丰富,是个极具幽默感的人,只是他把这些都融进了他那支随身携带的黑色派克钢笔里,镌刻成笔记本里优美的文字。

这几天,高南又出名了,他因为花100块钱买了大爷的21颗鸡蛋再次成为了圈里的红人。记得那天正好是高南坐堂值班,从值班室外进来一个约莫八十几岁、头发花白的老大爷。“高南,来找你的”,听到值班室里一位同事喊到。只见正坐在电脑前的高南悄悄地把头埋得很低很低,我的第一反应是“想必是哪位难缠的主来找麻烦了”。这时,老大爷走了过来,顺着高南的高度把身子压得很低,笑呵呵地瞅着高南,确认看到的是高南后老大爷笑出了声,“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哈哈哈!” 那场景我至今映像深刻,像是跟小孙子玩捉迷藏的爷爷逗小孙子开心。

后来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石门村的张大爷今年85岁高龄,但是按身份证上算只有79岁,没能及时享受到高龄补贴的他一直在为更正年龄的事情犯愁。听村里的人说改出生日期很麻烦,大爷也就一直拖了很多年没来派出所申请。那天,张大爷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到浦坝港派出所找到了管片民警郑高南。高南得知这一情况后多方走访调查,最终帮老人了却了多年的心愿,更正了年龄。为表示自己的感谢,张大爷拄着拐杖拖着年迈的身体赶了七八里路将家里攒下的21颗土鸡蛋送到了小高警官手里。

高南心理很是感动,却执意不肯收下老人的鸡蛋,最后实在拗不过大爷才勉强收下。但是暗地里又托了村里的文书给大爷捎去了100块钱算作买鸡蛋的钱。张大爷哪肯收这100块钱,于是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同事们对高南说,老人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你就收下吧,虽然我们不该拿群众一针一线,但是收下这几个土鸡蛋也不算违反原则,最主要是接受大爷的谢意,也省得他年纪那么大了还赶来赶去。但是高南有自己的想法“老大爷家庭贫困,自己攒下那么多鸡蛋没舍得吃都送来给我,对于我们来说几个鸡蛋不值几个钱,但对于老人家来说……,总之,我不能白拿他的。”

我们也拗不过高南,这回他决定要改变策略,改天去村里看看大爷,顺便给他带点小礼物。

这就是我的同事高南兄弟,一个深受群众爱戴的好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