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警营文化>警界人物

凌晨4点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何老大”:何建明

人物名片:何建明,人称“何老大”,1973年12月生,1996年进入临海公安队伍,2000年调入刑侦大队工作,目前已在刑侦一线工作16年。从刑侦五中队到刑大反两抢中队,再到重案中队,“何老大”也从最初的青葱少年变成了如今头发灰白的沉稳大叔,但他一直永葆刑警本色,初心不改。这么多年来,他破获的案件上千起,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至少五百多人。他曾荣立个人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被评为2016年度台州市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

说到“何老大”这个称呼的来历,是因为他长期在刑侦部门工作,业务精通,又兢兢业业,对待年轻的同事就像家里忠厚的兄长,于是队里的年轻民警都将他视为大哥,送了称呼“何老大”。慢慢地,“何老大”这个名号也越叫越响,不仅年轻民警尊称他何老大,很多年纪比他大的人也这么叫他。“何老大”作为队里的老同志,也是队里的老师傅,处处起着传帮带的作用,他毫无保留地把经验传授给新民警,同队里的民警同甘共苦,很多案件中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无论是排摸线索还是缉捕罪犯,他都能身先士卒,迎难而上。

凌晨4点一个“警察趴”趴成“网红”

2016年7月13日晚,临海白水洋发生一起恶性案件,此时的重案中队只剩下何老大与赵伟群两名民警,二人硬挺着扛起案件,一直忙到次日凌晨,摸清案件的来龙去脉,固定案件关键证据。

趁着中间休息时间,小赵去询问何老大案件下步侦查思路,路过其办公室时,只见他指间夹着点燃的烟,已然趴在桌上睡着了,此时已是凌晨4点多。赵伟群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在朋友圈,照片中何老大指间香烟上长长而完整的烟灰、两鬓的白发、疲惫的身躯,让人一看就不禁唏嘘。

之后,台州公安官方微信推出一篇微信文章《刑警队内部照流出,继“北京瘫”之后,又来了“警察趴”!朋友圈传疯了!》,短时间内获得三万多阅读量,并经浙江在线、浙江公安等新媒体传播扩散影响。民警看了默默流泪,深深为之感动,群众看了纷纷点赞,留言向民警致敬!何老大也因无意间的“一趴”趴成“网红”。

有勇有谋,除恶务尽,彰显刑警本色

2016年6月21日,临海括苍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件,案发后,犯罪嫌疑人杨某逃匿至括苍山区,专案组即刻组织警力进山搜捕。身为重案中队指导员的何老大带队巡山,顶着烈日、冒着酷暑,带着干粮、翻山越岭,白日搜山、夜晚守候。对群众反映的每一条线索都仔细核查,确保排除,在大家都在喊累、怕热的时候,何老大却在默默工作,毫无怨言,并最终将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2016年7月,受害人王某(14岁)报案称自己通过QQ认识了一个叫“朱杰”的人,后王某被朱杰以要将其裸照发到网上等言语威胁的手段将其强奸。经查,何建明发现詹某有重大作案嫌疑,该人2015年11月因故意伤害被判徒刑二年,缓刑二年,现仍在缓刑期内。詹某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何建明同队里同事经过多夜守候,将其抓获,抓获后就交代了这一起案件。

但是在对詹某审讯中,何建明发现詹某应答老到,作案手法熟练,应还有案件在身。细心的何建明仔细查看詹某电脑以及手机里的信息,并且要技术人员恢复詹某电脑里删除的之前信息。通过多日梳理查看,何建明发现詹某在6月份还以同样的手段强奸了一名女性。詹某终究没有逃避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得到了法律应有的制裁。

为破大案,他连续作战三十多天

2010年6月4日,临海邵家渡街道某公司保险箱被盗,内有现金30万余元,是当时盗窃现金最多的盗窃案。何建明作为反盗抢中队骨干,同中队民警日夜开展工作。经过对周边视频的多日查看,发现一辆白色面包车有较大作案嫌疑。抓获面包车的车主张某后,他交代共有五人作案,而自己只是个开车的,其他主要犯罪嫌疑人都在逃,追逃成为侦破本案工作的重点。

通过研判,何建明暂时只发现一名犯罪嫌疑人向某一年前在广东东莞曾有活动轨迹。于是何建明就带队到东莞开展工作。在当地公安部门配合下,两天后获取了向某要坐大巴车去广州的线索。何建明等人立即到汽车站,结果发现向某所乘的大巴车已经早十五分钟出站。何建明立即追赶,但由于对路况不熟,赶到广州番禺汽车站时,向某已下车不知去向。何建明等人没有放弃,又在广州对向某的关系人开展工作。

但此时,何建明又接到另一个任务:暂停对向某的追捕工作,立即赶到广州汕尾去追查另一盗窃汽车案案犯及赃车的去向。这样何建明等人又在广东连续工作了20多天,圆满完成了另一个工作任务。

何建明始终对没有抓获向某这事耿耿于怀,继续在广州开展搜捕工作,并查出向某落脚在广东东莞。何建明顾不上舟车劳累,又带队前往东莞,最后在一宾馆内将向某抓获。此时距他们从临海出发已整整过去30多天,何建明等人既兴奋又疲惫,大家又轮番开车,到了次日凌晨才赶回临海。回到“大本营”,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笑了,都说是从山洞里钻出来的,因为连着一天两夜的奔袭,大家都没有洗漱。

为抓一个抢劫犯,他差点丢了性命

抓捕犯罪嫌疑人,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意想不到的状况,有时甚至有生命危险。在侦破一起系列飞车抢夺案过程中,何建明凌晨2点多带队抓捕。嫌疑人被惊动后从何建明把守的前门夺路狂奔,何建明立即冲上去将对方死死抓住,二人扭在一起,滚落到屋前的沟渠内。嫌疑人拼死挣扎,用嘴咬何建明的手,并用双手掐他的脖子,挣脱后爬起来就跑。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因为都是杂草,天又黑,跑几步就跌倒,爬起来又继续跑,纠缠了好多次后,对方也没有力气了,何建明上去把他压在地上。

审讯到天亮后,何建明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回忆可能抓捕周某时掉了,就回到村里找手机,这时才发现昨晚滚下来的是一个两三米高的石头堆,到处是石头尖角,没有撞死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最后尽管手机没有找回来,何建明还一直暗自庆幸。周某等人被抓获后,城区飞车抢夺案件一度下降了39%,周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难怪当夜他这么拼死命想逃跑。

以上只是“何老大”从警生涯中的某些小片段,关于他的故事实在是太多太多。

他的一个同事这样评价他:“何建明指导员在刑侦线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依然战斗在第一线。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对公安工作的无限忠诚以及甘于奉献的职业精神。何指导员让我更加明白,每一名公安民警,无论身处何方,无论职务高低,只要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都可以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业绩。”

而另一个同事却是这么说的:“我先要谢谢赵伟群拍下我们刑警真实的工作写照,请接受一个老民警的敬礼!我是含着泪看着照片,它让我想起前天(7月12日)晚上巡逻结束后何建明同我说的一段话:我现在每个星期,一夜学习,一夜行动,再加上办案,在家时间很少,亏欠家人很多,现在最幸福的就是每星期有一两个晚上在家陪陪儿子。”

从警以来,对于工作,何建明尽心尽责,无怨无悔。然而对于家人,他却始终怀有一颗愧疚之心,正如他自己所说:“一年365天,我属于家人的时间不足零头,节假日加班已成习惯,我母亲能够体谅我,妻子也理解我,但最难以面对的是我的儿子。我40岁得子,儿子今年才5岁,我也很想在家享受这迟来的天伦之乐。可是加班加点对我们警察来说是家常便饭,每次临出门时儿子总会抱着我的腿问,爸爸,晚上你又要加班吗,晚上会回来吗?此时,纵使铁石心肠,也不免有一丝心酸,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能一狠心关上门,把儿子留给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