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警营文化>警界人物

【警察故事】陈宜烈:投监押解民警陈宜烈的一天

    【人物名片】陈宜烈,男,53岁,1999年8月军转后参加公安工作,2005年7月至今为温岭市看守所管教民警,2013年7月专职担任看守所已决罪犯的投劳押解送场工作。老陈素有“铁面”管教之称,无论是担任管教和巡控岗位,他都能够兢兢业业一如既往地完成好本职工作,在罪犯投牢押解这个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历年来,相继荣获温岭市局优秀公务员、个人嘉奖及优秀民警等荣誉。

投牢前一天,他总是一丝不苟做足功课

    将已决罪犯及时交付监狱执行刑罚,顺利完成整个投送流程的话一般有三关,即法院法律文书判决生效后的送达关、看守所将罪犯及时投送执行监狱关、最后是监狱的收押关。

    老陈是个仔细的人,每次投牢前一天,在看守所信息中心办公室,总是能看到老陈在专心致志伏案审核材料的身影。

    对于人民法院判决已生效的法律文书材料,他都逐一仔细核对待送名单里每个罪犯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年月、身份证号、案由以及逮捕与起诉书日期是否一致等基本要件,直到复核无误,没任何疑点疑问后老陈才放下心来。

    在投送罪犯的材料复核完毕后,回到监区管教室的老陈并没有闲下来,罪犯的健康安全是投送工作的重点。

    次日投送的名单必须送医务室把关,由医生审核罪犯中病犯病情,路途需带什么药,临上车前的服药的品种、剂量等等,老陈必须对每个病犯的症状病情烂熟于心,了如指掌,才能确保路途押解安全安心。

    最后,老陈又会马不停蹄地进自己分管的3间上押监室对次日即将投劳的罪犯看上一眼,转上一圈,聊上几句,看看他们的思想情绪和投牢前的心态如何,有无诉求,身体是否有潜在的疾病,鉴定材料目前是否符合要求等,然后老陈会对他们进行一次面对面的集中教育,讲解投牢路途中罪犯必须遵守的纪律及相关注意事项。

投牢当天,雷打不动的凌晨4点

    每次的投牢前夜,老陈一般在9点就准时睡觉。

    为了不打乱老伴和家人的生活节奏,他经常单独睡书房。

    凌晨4点一到,潜意识里的生物钟他让他会准时醒来,无需闹钟催醒,简单的洗漱、穿衣、蹑手蹑脚开门出去。

    夏天的凌晨还好,天色渐白,到了冬季,凌晨四点天空是漆黑一片,路上行人基本绝迹,偶尔照面的也就是几个环卫工人挥舞着扫把在清扫街道。家里离单位要20分钟的路程,老陈骑着电瓶车,迎着刺骨的寒风,昏黄的路灯下,他的背影融入了深深的夜幕中……

    年逾五十的老陈,已过知天命之年。

    岁月已在他的两鬓染上的些许白霜,早年摸爬滚打的军旅生活铸就了他一副硬朗的身板,部队更是培养了他勇于吃苦的坚强意志。

    白天锻炼没有时间,如果不是值班,那每天晚上和老伴一起公园里的健步锻炼是少不了的。

    老陈不开车,以前是自行车上下班,现在换上了电瓶车,他说他是个对生活容易满足的人,过得去就行了。

    生活中的老陈平日里谈吐风趣幽默,与同事间相处得很好,同事们都戏称他是个长不大的“老小孩”。但一旦进入工作状态,老陈的“铁面”常常使得经常违规的被监管人员心中发怵,更不敢在他面前轻易造次。

凌晨4:20分,监区里忙碌的身影

    全力确保押解过程中的安全与否是投劳工作的关键,而重刑犯的投牢是押解工作的重中之重。

    4:25分,从巡控值班室了解上押罪犯昨晚在监内的动态情况是老陈出发前必修课,他必须要知道心中有数。

    出发前,老陈必亲力亲为地协调现场警戒武警战士,开监门、清点核对投劳人员名册、检查每个罪犯的个人随身物品、上脚镣、集中讲解路途注意事项和纪律,直至全部罪犯在囚车上有序安顿完毕……

    凌晨4:50分,待押解的罪犯装车安顿完毕,囚车的自动门徐徐闭上。

    看守所地处城郊结合部,附近是一片居民区。

    因怕扰民,囚车出发前不鸣警笛,一路亮着警灯静静地开出看守所大门,在凌晨的黝黑中发出刺眼的光芒。

    从大溪入口上台丽高速,从那刻算起,温岭到金华的时间一般是上午9点,单程400多公里,一般当天来回大约要900公里。

    老陈说,时间点必须要掐准,误了就当天可能完成不了投送任务。

    很多时候,由于投送量大和投送的监狱地点不一,等到几批次送下来,监狱里的下班时间到了,余下的没办法只能等待下午监狱上班后再送。

    如此,还得安排车上囚犯的中餐,他说,罪犯可不能饿着。

    中午12点,老陈在嘱咐随行押解武警严密看管后,亲自去附近饭店选择无安全隐患的中餐和餐具。

    有时候一趟押解任务完成后,不知不觉押解人员的正餐饭点拖到了下午3点后,误餐是经常的事情,老陈常自嘲他们本该吃中餐却无奈地变成了晚餐。

押解途中,还要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押解罪犯途中并不是件轻松的活,而是要面对随时出现的各种异常情况。

    用老陈的话来说:“囚车并不是旅游车,打盹也得睁只眼”。

    温岭看守所属于特大型看守所,常年的羁押量位居台州之首,而每年的投劳量也可想而知,每次占比的重刑犯也比比皆是,押解工作稍一松懈麻痹,就可能出现难以估量的后果。

    去年某一天,老陈执行投送监狱押解勤务工作的大巴囚车在省未成年管教所大院内启动准备去下一站监狱投监时突然发生故障抛锚,车辆已无法正常使用,经驾驶员检查,初步确认系该车离合器咬死故障,急需拖车修理。

    此时囚车上还有5名罪犯,其中3人系重刑犯,离投送目的地金华女子监狱和省青春医院还有2站,眼看就要完成此次押解任务,想不到却出现了车辆意外故障。

    老陈沉着以对,在布置警戒后主动联系于省未成年管教所,管教所当即派出了一辆15座的囚车,在该所的全力帮助下,安全、及时地被转运投送到了预定的目的地监狱。

    五年来,老陈安全完成执行投送监狱押解任务530余次,顺利交付监狱执行刑罚罪犯6800多人次,无出现一例事故事件,他用警徽诠释了誓言,用责任担起了一肩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