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化

【随笔】浅谈治水与治警

近来,惊闻内蒙、甘肃、天津等北方地区大降暴雨,引发洪涝灾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遭受损失,脑子里突然崩出治水与治警的字眼。那么治水与治警这两样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究竟有无关联,于是抓耳挠腮多时、冥思苦想多夜,觉得两者确有不少共通之处。姑妄听我述之:

共通处之一,加强顶层设计。都江堰是世界文化遗产(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都江堰市城西,是战国时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带领群众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最有名的景点属宝瓶口、分水鱼嘴、飞沙堰。当时,泯江每年雨季到来时,往往泛滥成灾,雨水不足时,又会造成旱灾,李冰在反复现场勘查的基础上,采取了引水、分水、节水的方案,凿开玉垒山来引水,修建分水鱼嘴来分水,建造飞沙堰来节水,既消除了水患,又保证了成都平原大片农田的灌溉,这便是治水工程顶层设计的成功范例。当前,治警工作中,坚持政治建警、改革强警、科技兴警、从严治警,打造“四铁”警队是治警的方向,我们公安机关应加强顶层设计,制定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培养出一大批专才和全才,坚持德才兼备的原则,做好选人、育人、用人的大文章。

共通处之二,注重堵疏结合。堵和疏是治水工程中的两种基本方法。我们都耳熟能详大禹治水的故事,更被他的“三过家门而不入”敬业精神而打动。三皇五帝时期,华夏民族已成为一支稳定的部落力量,鲧、禹父子授命,治理黄河水灾。鲧治理黄河水灾耗费了九年仍未见效,舜首先革去了鲧的职务,将他流放到羽山。禹受命后,带领伯益、后稷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走遍了当时中原大地的山山水水,认真吸取其父采用堵截方法的治水教训,发明了一种疏导治水的新方法,其要点是疏导水道,使得水能顺利地东流入海。治警工作也是一样,建章立制是必要的,俗话说:不成规矩,没有方圆。公安部三项纪律、五条禁令的出台既维护了公安队伍的形象,又保护了一大批民警。但同时,在禁、堵的同时,也要坚持堵与疏结合,因势利导,把从严治警与从优待警结合起来,把严格要求与真心关爱结合起来。2017年出台《台州市公安机关爱警励警十五条措施》,2018年下发台州市公安局关于在维护民(辅)警执法权益工作实施五项规定的通知,还有各级公安机关警察协会的成立等,都起到很好暖警心,聚警力,强警威的效果。

共通处之三,实行标本兼治。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很多,我们通常来讲,理想的效果叫做标本兼治。北京永定河在康熙年间之前称为浑河,河床摇摆不定,常年河水泛滥,威胁到京城的安全,到了康熙年间,清朝名臣于成龙治理北京浑河时,决定加固石卢段旧堤的同时,对卢沟桥以下河段进行大规模治理,疏筑兼施,既筑河堤,又浚河床,治水的同时注意治沙,并注意上、中、下游全程治理,改变以往历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面。浑河自宛平之卢沟桥至永清之朱家庄,汇狼城河,注西沽入海。这次治理后,永定河平静了25年,遂将浑河改名为永定河。治警也是一样,应该标本兼治。既解决队伍中显现的问题,也解决队伍中隐藏潜在的问题;既解决队伍中的思想问题,也解决队伍中的实际问题;既解决理想信念方面的问题,也解决人品官德方面的问题;既解决普遍存在的问题,又解决重点突出的问题,既要治标,又要治本,做到标本兼治。

共通处之四,依靠相信群众。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群众是力量的源泉,群众中往往涵含着无穷的智慧和巨大的力量。李冰当年在建设都江堰水利工程时,还没有发明炸药,凿开宝瓶口这座小山就成了一大问题,当时的能工巧匠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用火烧火烤,将岩石烧崩,然后再凿,很好地解决了开凿问题,使工程得以顺利进展。治警工作中,也应该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挥群众的主体作用。如:开展批评自我批评,开展民主测评,开展帮扶小组活动,开展正反两方面典型交流等,把群众发动起来,用群众教育群众,增强大家遵纪守法的自觉性。

共通处之五,坚持求真务实。每样事物都有其内部的规律,我们遵循这条规律,就能取得成功,违背了这条规律,就可能导致失败。我们都知道宋朝有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其实,他不仅仅是个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而且在治水方面成绩斐然,为他赢得了不少的声誉。范仲淹在出任泰州时,修筑海堤近200里,被百姓被为范公堤,出任苏州时,太湖时常水患,范仲淹在勘查现场,了解水情、地形、灾害等情况的基础上提出了修围、俊河、置闸的方案,使太湖得到了较好的治理。至今,太湖边上的围垛种植成了一大特色。范仲淹修海堤和治太湖的成功,得益于其求真务实的精神,就是根据实际情况,找到了治水的规律,并形成了经验。情况不一样,方法就不一样,要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因事而异,也就是实事求是。治警工作也应求真务实,就是要通过大量的调查、摸底、了解找到队伍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根本原因,然后根据情况有针对性地开展教育整顿,求治警规律之真,达队伍建设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