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营文化 > 警察文化

【随笔】“丧偶式带娃”——谨此献给公安战线负重前行的兄弟们

从警9年,对于各种悲欢离合,早已是惯看秋月春风,以至于老婆看完《我不是药神》,落下眼泪,我调侃她,“哭过了,也就说明看过了”,老婆大骂我冷血。只是晚上下班前照例给老婆打电话,只听电话里的儿子忙不迭的开门声,老婆说“爸爸还没到爸爸还在电话里呢”。一阵心酸,看下手表,又是11点半,我在“丧偶式带娃”记录上又多了一次。

台州公安推送了标题为《强势治安、精细作业,台州七XX“安全数据”及年中高居全省第一》转发的同时,颇有感触,遂发下评论:岁月静好,是多少公安干警负重前行,也是多少警嫂的“丧偶式带娃”。为台州公安点赞,未了在22点27时,微信公众平台发了一个留言录取通知,我想说我真不是五毛,只是真的感性了。

“丧偶式带娃”这词不是我的专利,第一次接触这词时还差点和老婆干架。那是一次24小时接处警,正和一个所谓“喝酒前我是杜桥的,喝酒后杜桥是我的”的教科书式的老酒鬼斗智斗勇。回到值班室血压依然未降,老婆在晒微信朋友圈,说自己是“丧偶式带娃”,文盲的我立即血脉喷张,“这是咒我吗?”正想打电话痛骂一顿。无奈又一个警来了,只能按下心中的怒火,改和颜悦色地做群众工作了。

科普了一下,“丧偶式带娃”,违反家庭教育中一方的显著缺失。比如,父母中的一方长期外出,或者父母均在子女身边,但是缺少其中一方的情感支持(如早出晚归,子女很难见到,无语言交流)被称为当今中国女人的四大“不幸”。其他三大不幸是当妈式择偶,保姆式妻子,守寡式婚姻。hi!哥们,对号入座了吧!

也是一次24小时接处警值班,忙到很晚了正准备小憩一下,打算在网上找点肉麻的信息来安慰正“丧偶式带娃” 的老婆。朋友一个电话打来,我正准备大骂他这么晚还不休息,还打扰别人,不知道接处警的男人对当天的电话都很敏感吗?(后来我接警时就和所里接警中心沟通,不要用电话联系我了,直接对讲机呼我。哎!当年科技兴警一大笔砸下去的对讲机也算是另一种情理治警吧!)谁知他反客为主了,说“知道你干公安辛苦给你安慰一下”,我回答:“这个点了除了龙虾,其他的都已无法安慰我那颗受伤的心了”。他说“已在你们所里了”。我和接处警的兄弟们那个狼吞虎咽,自然是后话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我当天上午在微信朋友圈发了,杜桥太平无事保平安!他知道我又是24小时值班接处警了。这里还得说一件事,有一次接处警我发了这个状态,我朋友评论“你小子不是警察,搞得和神棍一样”。我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这个优良传统是当年进所时老年伯爷(所里退休民警)手把手传给我的,我可不管这么多。谁叫我是出了名的“周黑头”呢?尼玛!

现在主班的时候,还是睡不着,不时的起来看看,怎么手机一直没响,是不是静音了。一个晚上总要醒好几次,导致第二天起来时又是一个熊猫眼。我老婆说我是强迫症,我说这是“周氏接处警后遗症”。hi!谁管呢?

小民警有大能量的通讯报道中,引用了老婆朋友圈的一个状态:晚上快11点了,孩子迷迷糊糊已经睡了,正好周sir难得一次早归,孩子隐约听到爸爸回来的声音,居然爬起来,扑在爸爸的怀里,“爸爸,我好久,从来没有在睡觉之前看到过爸爸了!”两周半的小屁孩,第一次听他说“从来”这个词,很诧异,也许在他的世界里只有这个词才能表达他小小内心对爸爸的期盼和想念!真人真事。可是去年整个十九大安保工作,以及前年的平安护航杭州G20峰会,又有多少警嫂是在这样的丧偶式带娃中度过的呢?

公安机关是和平年代流血牺牲最多的队伍。流血流汗,决不让流泪,这或许是台州公安情理治警的魅力所在吧!铺天盖地的宣传,“和交通事故说,不”,我看得加上一句,“和‘丧偶式带娃’说,不”!